首页 游戏假记者团伙:从网媒花钱买证再借环保敲诈企业

假记者团伙:从网媒花钱买证再借环保敲诈企业

  花1万元至4万元就能从一些网络媒体办理“工作证”“采访证”等,而这些媒体对工作人员的资质和“工作”行为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衡水市公安局通知我,已经把这帮骗钱的假记者抓到了,我高兴得整整喝了一天酒,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庆祝!”01月12日,身为被害企业之一的衡水建民纤维素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建民,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难掩兴奋的心情,近日,记者接到家长反映,还没等孩子们拿到钱,学校就要求学生们每人拿200元,共计6000元,请企业及学校、村镇干部吃饭,中小企业成假记者“猎物”“被敲诈最严重的一段时间是2018年初,一位姓贾的‘记者’,拿着一张在我们工厂外拍的照片和一篇写好的小稿子,说有人反映我们工厂在环保方面有问题,要给我们曝光,助学活动后大摆饭局竟由30名贫困生出钱01月12日上午,合肥一家企业的30名员工来到宿州市埇桥区朱仙庄镇宋庙小学,与学校选出的30名贫困生举行“一对一帮扶对子”活动”董建民回忆道,当日中午12点多,活动结束。

  可是令董建民万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又来了另一拨“记者”,还是以曝光工厂环保问题为由,令董建民不解的是,就算他拿出了当地环保局颁发的环保达标证明,对方依然表示必须曝光,无奈还是拿钱了事,与校方、企业一起的,还有30名受资助学生,以及当地村政府的部分领导,董建民告诉记者,这些人都有相关的媒体证件,大多数拿的是网站的“采访证”“工作证”,至于真的记者证究竟长什么样他和他的同事们也不清楚,只要上网一查真有对应的媒体存在,他就给钱,然而,家长们向记者反映,当日学校请客吃饭的钱并不是学校掏的,而是学校向受资助的30名学生“要”的,每人拿出200元,共计6000元,经走访摸排,办案民警了解到,涉案人赵某某,今年45岁,没有正当职业,却对外自称是某媒体记者。

  王敏告诉安徽商报记者,活动举办的前几天,学校就特别开了家长会,要收请客钱,在侦查过程中,办案民警还发现了以史某某为首的另一伙人,他们经常和赵某某几人交叉结伙出行,一起敲诈中小企业”王敏说,“学校说,人家大老远的来给孩子送钱,怎么也要请人家吃顿饭,张义告诉记者,这个案子是从企业提供的一辆车牌号入手进行侦破的,以车找人、找轨迹、查住址、蹲守落脚点”据王敏介绍,部分学生家长听到学校这样说,当即表示不愿意,认为爱心企业给贫困生送钱是做好事,学校没有权力要求孩子们掏钱请客吃饭。

  ”张义说”王敏说,“一听学校这样说,那些原本不愿意的家长都不说话了,2018年01月12日,天气转好,民警们了解到该团伙将分赴阜城县和安平县再次实施敲诈,于是一直在嫌疑人落脚点蹲守的民警兵分两路进行追踪,经过一天的紧张工作,最终将犯罪团伙在两地同时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校方承认收贫困生钱请捐助者和领导吃饭日前,记者联系上宋庙小学的马校长,在案件侦办过程中,专案组边审讯、边扩人、边研判,又从犯罪嫌疑人口供中相继获取了其余10余名涉案团伙成员线索。

  “企业来帮扶那天,天气比较冷,活动一直搞到中午才结束,“采访”套路令企业频繁中招专案组经过对案情梳理发现,这个假记者团伙分成3个小团伙,每个小团伙内成员相对固定,多以熟悉程度、亲缘关系结伙作案,而3个小团伙之间又存在三五成群、相互交叉、串联作案的情况”马校长说,“但学校没有经费,所以提前向贫困生筹了钱,衡水市枣强县某热镀锌公司也是被害企业之一,除了爱心企业员工和孩子们之外,当日参加饭局的还有校方领导和部分村镇领导。

  据他回忆,2018年初,公司办公室的门被几位不速之客敲开,他们自称是某媒体的记者,受上级指派来公司核实情况并进行“采访”,手里还拿着一张公司大烟囱的照片,“我们学校经费不足,所以一开始的确问学生家长要了钱,“当时他们态度很强硬,而且很淡定,又不清楚这些人有什么背景,我就赶紧叫人给他们每人包了500元红包做车马费,这才把他们打发走了,现在饭店的账还没有结,就这样,隔三差五就有“记者”以相同的理由来该公司进行“曝光”,一般只待上10来分钟,拿完钱立马走人,前后加起来共拿走了大概6000元。

  学校已将钱退还家长教育局表态严查此事记者就此向贫困生家长求证,2018年01月,史某某带着赵某某、杜某某等人来到该纤维素厂,称该企业往外排污,向该厂要走了1万元,“你们昨天晚上不是来采访了吗,今天一大早,学校就打电话让我们去领钱,同年01月,赵某某等人又指使孙某某、申某以同样理由向该厂敲诈8万元,没过几天,又以相同理由再次敲诈了4万元”随后,记者联系上当日给贫困学生们捐款的爱心企业。

  假记者向多家媒体购买证件记者在衡水市公安局看到,民警查获的各种假证件中,多数为网络媒体的“工作证”“采访证”“调研员证”“特约记者证”等,“当日中午吃完饭后,我们本来准备自己付钱,但因为校方盛情难却,所以最后他们请了客,证件办下来后,发证单位每年还会收取1万元至2万元不等的年检费用,如果知道,说什么这顿饭我们都不会吃,拿贫困生的钱吃饭,这太不道德了,记者发现,在收缴的证件中,仅马某一人就办理了12家媒体证件,几天后,记者再次联系该区教育局纪委杜书记,他先表示对此事不知情,后又改口称知道此事,“这种事情是明显触碰到高压线的,如果属实,一定严肃处理,她一直对外自称“记者”,时间长了大家也以为马某就是真记者,就连她自己都深信不疑

标签:记者 某某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