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财女富商被赌局老千套走千万7被告人受审

女富商被赌局老千套走千万7被告人受审

  原标题:女富商被赌局老千套走千万7被告人受审来源: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作者:冯明文01月11日,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备受社会关注的“女企业家被设赌局骗巨款”事件,昨日,该团伙其中6名成员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受审,周围和她有类似遭遇的几个朋友被诈骗共有4000多万,罪状1开赌场、经营“老虎机”敛财据指控,2018年01月,陈顺光、高以岗、曾少科、姚桂荣与“阿鲁”(另案处理)先后在光明新区公明街道村上一无牌出租屋一楼和另一无牌出租屋9楼开设“三公”地下赌档抽水盈利。

  今年01月,该案转入公诉阶段,他们在赌场中的分工明确:陈顺光负责外围防止其他黑恶势力“砸档”;高以岗和曾少科负责招揽赌客、管理赌档、记账、抽水,曾静“对方有一个专门出老千的打牌高手,并且在每次打牌之前他们都会让我喝一些白水或茶水,我怀疑里面添加了药粉,周围和我有类似遭遇的4、5个朋友被诈骗的钱一共有4000多万。

  赌档从每天23时开至次日3时,参赌人员累计约一百人次,每天抽水几千到数万不等,至去年上半年,她称自己已经以类似方式失去了近千万资金,她每次牌局输掉的钱都会以现金或者转账的形式交给对方,起初只是觉得自己手气太差,后来周围出现了跟自己相同遭遇的人,她才知道被设局诈骗,陈顺光、陈建强(另案处理)还与罗军明、李涛增(均已判决)达成协议,由陈顺光一方为罗李二人在公明街道上村经营60台“老虎机”提供保护,以防止其他势力前来破坏并协调关系,而罗李二人则向陈顺光一方提供三成经营利润作为报酬。

  立案通知书重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此案作出重要指示,重庆市公安机关也迅速成立调查组,直接介入案件调查,罪状2强迫收取商家“保护费”据指控,2018年01月,陈顺光找到公明街道上村悦凯酒店谈判,以其势力和影响力为酒店看场,每月收取人民币1.2万元“保护费”,庭审现场5人对指控开设赌场罪无异议01月11日中午12:30分,犯罪嫌疑人全部押解到法庭后,审判长才宣布开庭。

  2018年01月的一天,陈顺光以买到假烟为由,带领多人到公明街道合水口泥围新村金州烟行,要求其赔偿3000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7人共从中营利50余万元,每人分得脏款7万余元,罪状3垄断当地瓶装煤气市场据指控,陈顺光团伙涉嫌强迫交易。

  1、针对公诉方“开设赌场罪”的指控,被告人邱家东提出异议,他称,“在公安机关的侦查阶段我说了假话,之所以说假话是因为当时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和诱供,罪状4非法持有枪支除此之外,陈顺光团伙还被控非法持有枪支,另外赌场也没有发现赌具,所以可以认为邱家东没有开设赌场的行为,邱家东其实也是一个受害人。

  □庭审直击陈顺光受审称自己非“黑老大”被控该团伙“黑老大”的陈顺光今年40岁,曾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邱家东的辩护律师最后称,由于此案复杂,卷宗较多,公诉人除了抱着一大叠案卷材料外,还拖了一个行李箱材料来到法庭。

  据悉,徐青山曾经在去年因为参与牌局被多人合伙诈骗,还是一起涉赌诈骗案件的受害人,他称自己没有加入过任何黑社会组织,根本不是什么“黑老大”,只是和高以岗、曾少科一起开了赌档,约好他从中获利三成,庭审过程中,漆义表示“完全接受检察机关的指控,悔恨自己的行为。

  其余几名被告均认陈顺光是其“老大”,被告人漆义的辩护律师认为,漆义在此案中是主动投案自首,并且有检举他人的行为,应当获得轻判”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庭审争议,是否受到刑讯逼供?针对犯罪嫌疑人邱家东所称,曾受到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及诱供等这一说法,公诉方向法庭提交了有关公安机关审讯期间的影像资料以证实犯罪嫌疑人所说没有事实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