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王斑首次当导演有点儿“疯”

王斑首次当导演有点儿“疯”

  原标题:王斑首次当导演有点儿“疯”(记者牛春梅)他可以是哈姆雷特,也可以是周萍、曾文清,或是荆轲、关汉卿,熟悉王斑的观众大概很难想象他变成导演的样子,三位老人的哀叹,以及一根从天而降的上吊绳,瞬间把《茶馆》那个时代的悲凉勾勒出来,《她弥留之际》是俄罗斯女作家普图什金娜的作品,细腻而温暖地描绘了一个关于“爱”的谎言,由龚丽君、夏立言、白荟与王斑主演,我要为这一次的改编而鼓掌的冲动,在接下来的演出中,逐渐被困惑替换了,全剧在误会、悬念之中又饱含幽默和温暖,让人忍不住又哭又笑。

  为什么北京人艺版《茶馆》深入人心?那是因为焦菊隐先生创作了活的生活,拉近了人民与艺术的距离”王斑说,那么,此次改编为什么要选用四川方言呢?很多人说因为四川是一个有茶馆文化的地方,而且四川人艺嘛,应该说四川方言,他说:“我在做自己爱做的事情的时候就像个疯子,有很多想法,胆子很大。

  我认为川话版《茶馆》出现的夹生感,问题并不在《茶馆》本身,更不在方言上,对王斑而言,最紧张的就是时间问题,因为剧院工作安排,留给这部作品的排练时间并不太多,“我一边说着星期天大家就休息吧,一边心里却不想让大家休息;我嘴上跟她们开着玩笑,心里却特别焦虑,总想时间能再多一点”《茶馆》这个作品之所以长久,是因为剧中的生活,即使在今天都让人感同身受,作者:牛春梅

标签:王斑 舞台 雷雨